TDC 关闭

3位创业者自述:旅游创业到了最残酷的时刻丨TDC 15年

但并非没有机会。

2022年或许是旅游创业这个概念诞生以来,市场环境最糟糕的一年,没有之一。

IT桔子数据显示,旅游行业投融资事件数自2017年达到峰值后便不断下滑,经济下行和疫情重创的双重影响下,2022年截至5月18日的投融资事件数仅剩20起。从目前已披露的公开融资情况,当前金额最大的投资事件为松赞酒店收到的战略投资,金额达3亿人民币。

而在企查查上,随便找一家旅游创业公司,不难看到“被执行”、“老赖”等信息,甚至昔日携手作伴的投资人也与创始人反目成仇。

曾经,万众创业和大众旅游红利催生了大量的旅游创业项目,潮水退去之后能上岸者寥寥无几。据IT桔子数据指出,2021年旅游创业公司倒闭数量达17家,这还不包括大量名存实亡的创业项目。

我们相信,绝大部分旅游创业者已经在采取各种手段,包括优化内部团队、开展多元化业务等,竭尽全力试图熬过疫情周期。创业者们也认可,旅游创业起飞的红利已经不是俯拾即得,而必须深潜商业逻辑和消费需求的海洋中,竭尽全力搜索。

新周期的开始,必定是难熬的。旅游创业者不能坐等天亮,只有找准潜藏在危机中的机遇,才有机会看到未来。

正值环球旅讯峰会(TDC)15年之际,环球旅讯穿越时光长廊,找到了3位在旅游业创业超过10年并曾亲临首届TDC现场的“老兵”聊了聊他们的创业故事,或许可以从他们创业历程中对行业发展的判断、面对危机时的态度和应对方式,给众多旅游创业者新的思考。以下是他们的故事。

“旅游业的复苏,不能靠我们打鸡血”

黄志文 | 我趣旅行创始人

疫情对旅游业的打击是史无前例的,至暗时刻覆盖了每一位旅游从业者。不少旅游企业,尤其是主阵地在出入境旅游的,选择保存公司主体但停止开展任何业务,以冬眠的形式熬过这段低谷期。

黄志文便是其中之一,将我趣旅行“冻结”之后,他跨行业去了一家科技公司任职。

在旅游业,黄志文曾有两个重要的身份,一个是前芒果网总裁,另一个是我趣旅行创始人。回望过去20余年的从业生涯,黄志文几乎伴随着威尼斯人网址业每一次沧海桑田般的变革,如同其在朋友圈的一句话——“我把情怀、时光、记忆、憧憬都留给了这个行业与时代。”

谈起亲历的威尼斯人网址发展的时光,黄志文将2004年至今行业的发展轨迹分为四大阶段。

2004年-2008年是“先行探索和快速发展的阶段”——通过呼叫中心,从最早的机票,再到酒店,再到其他旅游产品,以携程为首的威尼斯人网址业正快速地蓬勃发展。

2008年,时任芒果网副总裁的黄志文作为演讲嘉宾参加了TDC,当时乘着互联网的东风,背靠港中旅的芒果网刚成立2年有余。彼时,黄志文的演讲主题是“中国威尼斯人网址的现在和未来”,他将中国威尼斯人网址称为朝阳行业,认为旅行预订从线下向线上转移是必然趋势。15年后的今天,他笑称:“现在无论是从投资、从业还是竞争角度来看,当时这个判断仍是正确的。”

2008年-2013年和2013-2017年两大阶段,是“行业格局逐步形成以及激烈竞争的阶段”。

此时,携程、艺龙初显巨头姿态,去哪儿网异军突起,淘宝旅行携电商流量入局,美团酒旅正在蛰伏,威尼斯人网址创业风起云涌,几大威尼斯人网址巨头从销售额、会员数量以及供应商数量愈加规模化,而规模化则由更激进的市场营销策略,比如价格战,和更强势的供应链话语权构成。但反之其他威尼斯人网址企业的市场份额也被分食殆尽,当时持续亏损的芒果网逐渐显露疲态。

随后的移动互联网和4G火热,加速了威尼斯人网址竞争的激烈程度。巨头激烈的价格战让相同模式的小创业者成为炮灰,不过一些巨头关注不到的领域,正在涌现新的玩家,黄志文描述道:“移动互联网的发展应用,衍生出很多创新的模式和业态,跟旅游业的各个垂直、细分领域充分融合,包括出境游、住宿、SaaS系统等等。”

迎着这股新的创业浪潮,2013年黄志文卸任芒果网总裁职位,创立了我趣旅行,从最初主打的美国出境自助游市场,逐渐扩张到澳洲、新西兰、欧洲等地。据IT桔子数据,2014年,威尼斯人网址业共发生了129起投资,其中种子轮和天使轮有66起,占比达52%。那一年,我趣旅行先后完成了2轮融资。

但2015年资本寒潮的骤然来袭,使国内创投环境趋冷,再加上携程等巨头的碾压,我趣旅行开始转型,以往专注于做平台的目光逐渐转移到2B市场。

对于创业者来说,时间窗口永远是短的,甚至瞬间即永恒。在携程一统威尼斯人网址江湖半壁江山后,马太效应使得其业务衍生至细分领域时有比创业者更丰沛的人才、时间和金钱,以更快速地占领市场。很多创业者在融资时经常会被投资人问到:“如果携程做了这件事情,你有什么办法对抗?”

夹缝求生,黄志文认为,2017年至今都是“头部再集中以及跨界竞争的阶段”,更大的头部平台会逐渐“吃掉”一些小型的垂直平台,同时其他的行业和业态也在渗入旅游领域,不同于以往只存在OTA之间,行业竞争达到一个全新阶段。

2017年,我趣旅行、路路行合并成立我行集团,通过收购以及依靠过往的经验,逐渐走出一条B2C与B2B相结合,线上线下一体化的发展道路。

2020年疫情出现之后,市场环境的持续下行极大地抑制创业公司的发展,相比之下,头部平台拥有较强的融资通道和现金流能力,生存压力较小。黄志文认为,从某种角度可以说,头部企业的竞争对手更少了。

离开旅游业之后,黄志文坦言,疫情不只是一个短期的冲击,也不是人为可控的灾难,在不断下行的周期内,做任何事情都会产生更多的消耗,现阶段企业能做的就是“保生存”。

“2022年比2020年更难,因为旅游业的复苏,不能靠我们打鸡血,它来自于人员自由的流动,旅游消费意愿的增强,居民消费能力的提升。虽然现在这些条件还完全没有恢复,但春天一定会到来,只是还需要一些时间。”

到时候,黄志文会回归旅游业吗?他从容地回答:“我会回去的。因为旅游是人类永远的需求,机会永远存在。”

“新的从业者永远会进来,有无限在等待抄底的人”

列晓明 | 自我游创始人

在旅游行业的24年,列晓明带过团、炒过票,当过国企领导,也做过旅行社负责人……疫情进入第三年,身上一股“江湖气”的列晓明靠着“信念”至今仍在创业一线,没有比“一直在路上”更能形容他的从业史。

2007年,IDG斥资1000万美元成立国内首家电子门票网络分销系统公司——天下门票,并把原城市预订网总经理列晓明纳入麾下。2008年,列晓明作为天下门票总经理参加了首届TDC,不同于大多数创业者纷纷将目光放在C端,天下门票做的是B端的生意。

“我们选择的路就是专业化。如果在当时选择做全面性的GDS不一定是好的选择,我们希望可以做门票领域的中国航信。”

2014年,传统旅行社迎来一场线下变局。同一时间,列晓明看到了帮助传统旅行社搭建电子化后台的商机,自我游——一个在SaaS基础上建立的旅游交易平台成立。简单来说,彼时的自我游即是帮助传统旅行社实现资源共享,去抢散客生意的B2B平台。2014-2016年,自我游先后完成三轮融资。

SaaS并不是新鲜事物,但在中国的发展却漫长且缓慢。早在2004年,随着Salesforce的上市,SaaS概念便在全球名声大噪,这套“成功学”复制到国内后,伴随资本的关注,软件厂商、互联网公司先后入侵中国SaaS市场,但每一阵“热炒”后又重归沉寂,直至今日,国内旅游业也难以见到一个头部SaaS的产生。

列晓明表示:“天下门票的7年加上自我游的8年,我并没有感觉到旅游类的SaaS遇到过什么风口,也没有所谓的低谷,SaaS从来就是一个长线的事情,所以没有太多的机构愿意去守着一个长跑类的公司慢慢成长。”

但也得益于SaaS企业的特殊性质,即便在疫情对行业造成毁灭性冲击的情况下,自我游依然还有能力生存和发展。

在列晓明看来,疫情并不是最严重的打击,自救永远有方法,对旅游企业来说更残酷的现实反而是长江后浪推前浪。

“我总会打败我爹的原因是我永远比他年轻。”列晓明无奈却坦然地表示,“作为一个老旅游从业者,我能感觉到我对市场的认知、融资能力已经到瓶颈。”

列晓明认为,这次疫情并不只是对原有的旅游从业者的冲击,而是老从业者和新从业者的分水岭。“像我们这帮人,年纪大了,如果跟不上时代,就会被淘汰。疫情是颠覆性的冲击,特别是对一些观念转变不过来的老从业者。新的从业者永远会进来,有无限在等待抄底的人。”

疫情打乱了经济发展既有的节奏,旅游企业也在应对着经济下行的大考。但在危机之下,新的商业模式、新的业态也在成长。“危机让原来很多只在舒适区下的思考变成多维度思考,已经很难有机会再诞生一个携程,现在是一些新模式的创业机会,未来是百花齐放的。”

近几年,随着云计算技术的迅速发展,旅游行业的市场资源和服务亟待重整合,疫情之后,社交营销平台打开了新的流量空间,列晓明认为,新模式和新流量的出现将为旅游业开创新的经营局面。

“我始终认为这次是我从业20多年来最大机会的一次,疫情打开了旅游业整个巨大的市场空间,你能不能吃下是你能力的问题,但它就在那里。”

“创业者要从危机中,找到被藏起来的机遇”

宋映雪丨深圳捷旅会展董事总经理

如今我们身处疫情之下,这是旅游创业者眼前最大的危机。但多年之后回头看,这或许也是历史长河中一个小片段,如同过去许多的天灾人祸一般。而大灾之下,总有人能抓住机会,浴火重生。

时间若倒流回2008年,即便有北京奥运会的加持,但由于全球金融危机爆发,国内地震,雪灾、洪水等天灾的集中出现,旅游市场也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坎坷。据文旅部数据,2008年全国国内旅游人数达17.12亿人次,虽同比增长6.3%,相较于2007年15.5%的增长率,增速直接腰斩。

然而,旅行社遭遇险境远不止天灾,彼时《劳动合同法》《旅行社管理条例》的推出与更新进一步规范了旅行社的用工标准,要求旅行社必须更严格地按照合同支付导游薪资并缴纳“三金”,目的是促使挂靠、兼职导游转为以事实用工为主。

据新民晚报报道,2008年广州的旅行社因养不起太多固定导游,导致至少5000名兼职导游面临“被炒”的命运。

那年,宋映雪以深圳市捷旅国际旅行社(以下简称捷旅国际)总经理的名头参加了首届TDC。作为旅行社领域的创业者,她在峰会上第一次接触到了GDS这个概念。

彼时,传统旅行社更多通过人工记录信息、整合资源,但Amadeus 、Abacus等GDS系统链接酒店、机票等旅游业态的新技术,实时查询房态、房价和机票的动态价格的模式,一瞬间刷新了她对旅游业的认知。她明白技术改变旅游业的时代将至,捷旅国际也到了该变的时候。

2009年,宋映雪决定将捷旅国际从传统线下分销商向在线分销商转型。

经过了一年的筹备,摆在宋映雪面前的有两条路,一条是购置技术厂商系统,另一条则是招募技术团队,组建技术团队。“组建技术团队相当于彻底推倒捷旅国际过往所有的产品逻辑,这不是一个小工程。”

起初,捷旅国际试图打造一套订房软件(PMS),但随着宋映雪看到更多技术手段可以融入旅游业,她希望能依托技术管理内部产品和数据,实现全链路分销产品,与多渠道对接数据,并将数据通过API等技术手段分享出去。“这样一来,捷旅国际必须推倒一切重建技术体系。”

下定决心,耗费巨资,捷旅国际推出B2B在线票务系统“房掌柜”。2013年“房掌柜”与CHINAonline签署战略合作,实现酒店直连,紧接着境外酒店上线“房掌柜”。在OTA们跑马圈地的年代,拥有酒店核心运营链路和数据的房掌柜成为了OTA们关注的对象。2013年,捷旅国际引入了艺龙的战略投资;而随着同程艺龙的联姻和上市,捷旅国际也成为港股OTA第一股旗下的一员。

旅游业风平浪静的日子没过多久,2020年,一场席卷全球的疫情一拳击垮旅游业后,至今还不时“补刀”。龙头旅行社凯撒、众信损失惨重,而数不胜数的中小旅行社纷纷倒台,捷旅国际依托过往更轻量化、在线化整合资源的业务体系尚有余力。

危机在宋映雪眼中是“危险”与“机会”并存。“企业不仅要调整运营模式,减少消耗,保证充足的现金流,更要不间断地找寻行业机会,每一个小契机都可成为企业翻身立命的根本。”

2020年,数字化的浪潮也向酒旅业袭来,SaaS、PaaS等为产业降本增效的技术体系一跃成风口。在宋映雪看来,数字化是旅游业必须探索的领域。“不过,目前行业数字化的痛点,不再是数据搜集、在线化交易,而是运营数据、产品创新的手段与方法,例如,点评体系的完善,用户数据运营的再分析,对用户差旅费用的控制,数字化能帮助企业扩大产品、企业与用户的接触面积。”

数据整合、分析已经是行业内共同探索的道路,宋映雪认为,数据优化运营在整个旅游业数字化领域独具差异化价值点。2021年,宋映雪出资成立了数字化运营公司“宿度”,在大众创业欲望颓靡的时代,虽前路充满未知,但宋映雪有勇气去尝试每一个被她看到的机会。

对于旅游创业者来说,在创投热潮消退之后,在旅游业还被疫情扣留在“午夜时分”之时,冷静思考战略和行动弥足珍贵。2022年,第15届环球旅讯峰会(TDC)以“再出发”为主题,将与旅游创业者们共同在新周期的开始探索向上的力量,收获再出发的勇气与信心。

环球旅讯

TravelDaily

欢迎关注环球旅讯官方微信订阅号(ID:traveldaily),第一时间收获旅游业热点事件、意见领袖辣评,以及最值得关注的行业趋势洞察。

traveldaily
?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,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。非商业目的使用,请遵循 CC BY-NC 4.0

评论

请登录 参与评论
扫码添加学委

想获取更多内容或线索?

扫码添加学委,帮你支招!

微信
微博
QQ
微信扫码分享
打开微信扫一扫

微信扫码参与话题讨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