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DC 关闭

海航余晖:陈峰与方威的交错人生

巨潮WAVE 谢泽锋 2022-06-22 13:56:33

一帆风顺与一朝翻覆之间,只在一瞬。

如果评选近两年最悲凉的企业家,陈峰一定榜上有名。

他是海航万亿帝国的缔造者,也曾于危难之中,扶大厦之将倾,挽狂澜于既倒;但同时,他也是中国有史以来最大破产重整案的“始作俑者”。

2020年,身处暴风眼中的陈峰通关香港未遂;2021年,因涉嫌违法犯罪,被依法采取强制措施;今年3月,海航集团完成股权变更,创始人陈峰等人的股权正式清零。

陈峰、王健等管理层苦心孤诣数十载积累的私人股权和个人财富,连同着整个海航帝国如同一架失控的飞机,一起坠入茫茫深海。

作为海航系旗下最核心的资产,航空板块最终迎来了白衣骑士——东北企业家方威掌舵的方大集团。比陈峰年轻20岁的方威,在入主海航控股后,不到三个月时间结清了所有欠薪,还向6万名员工发放了3亿多的现金红包。

这是天天把“同仁十条”挂在嘴边的陈峰从未做过,也再不可能做到的事情。

曾经的海南首富和如今的东北首富,在人生陨落和上升的交错间擦身而过。

01

坠落

身处迷雾中航行的海航,陈峰早已束手无策。

丰功伟绩,皆成土,万亿野心,终是梦,成败荣辱,转头空。

吃斋念佛的陈峰,应该是财经记者们最不喜爱的采访对象:你问他企业战略,他大讲佛学;你问他商业经营,他引经据典。

陈峰、王建迷恋佛学已至登峰造极的地步。新海航大厦大堂正中,供奉着高大的木雕佛像;员工胸牌都被高僧开过光,甚至连机长工牌背面也印有佛像。

但不知他向佛祖求签时,是否预知了自己的命运,参禅悟道时,是否悟出了解救海航之道。这位南怀瑾的学生,总是一袭中山装出席各大论坛,他谦和恭敬,总是以善示人,但最终却连员工的工资也发不起了。

陈峰虔诚如斯,他每天诵读佛经,早晚做功课。平时在办公室,他也总是穿着居士服,每到夜深人静,他便参禅入定,静心修佛。

回头来看,这些面具和包装,也许是为了向外界掩盖自己虚荣浮夸的生活。

新海航大厦最顶层是陈峰的办公室,装修极为讲究——所有家具都是小叶紫檀,办公桌背后是一幅抽象的盘龙图案。他在香港半山超级豪宅占地4241平米,不过如今已经被卖出。

“陈老板天天教我们同仁十条,自己一条做不到。”2020年2月底,海航被联合工作组接管后,员工对陈峰已经心寒。

陈峰的野心肇始于2008年,金融危机爆发后,他认为海航应该主动出击,趁势抄底。随即,便抛出了震惊外界的“超级X计划”—— 2020年集团营收要达到8000-10000亿元,进入“世界100强”,2030年营收达到15000亿元,挺进“世界50强”。为此,海航确立了八大业务板块,涵盖航空、旅业、商业、物流、实业、机场、置业、酒店。

此后,海航如同一匹脱缰的野马开始急速膨胀,2009年,集团旗下公司不到200家;2011年初,就飙升至600家。

此后,海航以22.1亿美元收购曼哈顿公园大道245号大楼;增持德意志银行,成为其最大股东;20亿美元收购香港惠理集团;7.75亿美元收购嘉能可石油存储和物流51%的股权;68.72亿元收购新加坡物流公司CWT。在最疯狂的2016和2017两年,海航集团净投资高达5600亿元。

2016年年中,海航集团总资产5400多亿元,到了2017年底,其总资产规模急速上升至12319亿元。万亿海航就此成行,20年时间,海航资产实现了从千万到破万亿的跨越,增长了10万倍。

但硬币的另一面,大肆收购的同时,其负债也持续累积。2015年到2017年,海航集团新增有息负债3668亿元。2018年底,海航负债率达到70.55%,总负债规模为7500亿元。

到了疫情爆发的2020年,海航危机的大火再也捂不住了,即便贱卖资产,也弥补不了深渊一般的债务黑洞。

身处迷雾中航行的海航,陈峰早已束手无策。

在经过工作组800多天的艰苦努力后,海航集团风险处置工作终于落定。

工作组组长顾刚在公开信中表示,海航集团完整版的几家上市公司及集团股权关系树状图,一共3张,每张都近三米,可以说是一幅“清明上河图”。

而海航真实的资产状况更令人担忧,其资产可能不足7000亿,负债却超过9000亿。也就是说,将会有2000多亿之巨的亏空。

顾刚在内部信中说:“每周开例会的时候,想起这一周工作的艰辛,想起过去那种野蛮生长挖下的要处理的一个个大坑,想起很多过去决策的粗糙,想起要研究一个个被别人利用商业条款灭失掉的资产,我就会充满愤怒和不满,这么好的一个集团怎么就走到了今天?”

这个问题,陈峰可能永远也无法回答。他伪善面纱下的欲望,无限膨胀的野心,盲目自大的所作所为,早就为海航坠机埋下祸根。

02

高光

预计500亿的投入,花光了方大集团近五年的利润。

人生交错间,低调潜行的方威,在商业经营上却是十分“不低调”。

近些年,方大系四处出击。人们艳羡于他每年犒劳员工的数亿元现金墙,市场惊讶于一家民企到处收购国企,并称其为“国资捕手”。

作为海航集团旗下最核心资产,海航航空板块引来多家企业竞标。吉祥航空和复星集团分别出价300亿元和400亿。不过,被方大集团410亿的价格压了下去,去年底,方大正式入主上市公司海航控股。

为安定军心,方威结清了海航员工所有欠薪,恢复员工福利待遇,并上线员工匿名论坛,他要求“绝不删帖,迅速解决问题”。

与此同时,方大制定了多项开源节流的措施。得益于风险处置和重整工作的推进,2021年,海航控股实现净利润47.21亿元,扣非后减亏81%。

纵观方威的商业历程,其颇为擅长收购重组。早在创业初期的2002年,他就通过收购一家国有碳素厂,成功将其扭亏为盈,并发展为公司主业之一。

另一主业,钢铁板块亦是如此。2009年,方大收购南昌钢铁57.97%的国有股权,南昌钢铁旗下的上市公司长力股份也被方威收入囊中,并更名为方大特钢。3年后,方大集团再次出手,将江西九江萍钢招致麾下。目前,方大特钢、江西萍钢分别是中国最大的弹簧扁钢、汽车板簧和易切削钢生产基地。

2018年开始,方大系连续主导多次收购,先是正式成为东北制药实控人。而后,又同时入主两家沈阳国资企业中兴商业和北方重工。此后,又通过九江萍钢举牌上市国企凌钢股份。两年时间内攻占四家国资企业,方威开始在资本市场持续发力。

受益于供给侧改革,以及上游资源价格大幅上涨,方大系近些年赚得盆满钵满。这是方威拿下海航的底气。

“方大集团2021年大概有150亿的净利润,这五年每年都有100多亿的利润。方主席已做过表态,在支持海航的问题上,方大集团将不遗余力。”方大曾对外表示。

目前,辽宁方大集团已将核心业务已更新为五大板块,分别是炭素、钢铁、医药、商业和航空。

同时,“方大系”旗下的上市公司也更新为五家,分别是方大炭素、方大特钢、东北制药、中兴商业和ST海航。

方大系的“盈利奶牛”——方大碳素和方大特钢经历了最辉煌的5年,方大碳素5年斩获129亿利润,方大特钢也贡献了121亿元。

收购海航,应该是方威人生中最大的一笔收购,也是他创业以来最为高光的时刻,但410亿加上后续的注资,预计500亿的投入,也花光了方大集团近五年的利润。

这个比陈峰恰好小20岁的东北商人,迎来他商业征程中最大的一次豪赌,终局尚未可知,但海南航空的“方大时代”已然开启。

03

分野

如果说陈峰是2021年度最悲凉商人,方威则是在风光无限之下,走进人生中的另一场豪赌。

同样是大手笔收购,陈峰和方威趟入两条不同的河流,也将其治下企业带入不同的道路。

对于海航来说,成败皆陈峰。他有民航局和金融机构的履历,后远赴海南,把起初一家注册资金仅1000万元、没有一架飞机的地方威尼斯人网站,发展成为资产万亿,横跨多个产业,布局球的大金融集团。整个过程,陈峰居功至伟。

熟稔资本融资的陈峰在海南如鱼得水。1988年海南特区成立,由于海南海峡的阻隔,海南省认为发展航空业迫在眉睫。

时任海南省省长刘剑锋找到陈峰,于是就有了以下的对话。

陈峰:海南省愿意拿多少钱来办威尼斯人网站?

刘省长伸出一根指头。

陈峰:1亿?一架波音客机都起码3亿!

刘省长摇摇头:不是1亿,是1千万。

一千万在当时还不够买一个机翅膀,就是在这样的不利情况下,陈峰靠着口吐莲花的口才,加上海南省的背书,从银行拿了4亿贷款,又从民间资本里筹集了2.5亿融资,终于拿下了海南省第一架飞机。

用第一架飞机,抵押贷款,又购买第二架、第三架……靠着“鸡生蛋,蛋生鸡”的金融戏法,一穷二白的海航迅速崛起。据说,后来陈峰会见索罗斯,关键时刻他说自己在佛前“说”了几嘴,索罗斯爽快签约,当即就注资海航2500万美元。

海航一路高歌猛进,相继并购了长安航空、新华航空和山西航空,又买下了三亚凤凰机场、三峡机场、满州里西郊机场……与其他三大国营威尼斯人网站分庭抗礼。 

海航此后一直沿袭这套发展模式,也染上了“融新钱还旧钱”的路径依赖症。

而陈峰还有一套颇为自洽的“核心逻辑”——没有飞机,必须借钱才搞航空业;必须借钱才能做大做强;必须借钱多元化,才能抵御航空业的周期波动风险。

陈峰将其总结为“倒金字塔”发展模型:用航空业务保证现金收入,用现金收入偿还债务利息维持信用,再不断放大信用,借钱扩张。

为了维系扩张速度,海航融资手段层出不穷五花八门,甚至到了无所不用其极的地步。后期,海航还染指了当时风靡的P2P,创立了金牛座、聚宝匯、前海航交所三家平台,参股了立马理财、惠人贷、铜板街、金桔财富等等借贷平台。

融资不择手段,投资时则是“花钱如流水”。据说,海航看中的几十亿美元的投资项目,尽调的时间都不超过一个月。2015年3个月里,海航接连在欧洲完成了5笔重磅交易,而金额高达百亿人民币,最长的尽调期居然只有25天。

直到2017年6月,监管层要求排查几家民企授信风险,海航赫然在列。这时,陈峰主导的资本游戏再也玩不下去了,他飙升的个人地位和海航的万亿梦想,如流星般划过天空,随后便迅速跌落。

和陈峰相似的是,方威也是通过在金融危机时逆势抄底,随后通过资本重组,实现方大系做大做强。

但所不同的是,方大集团聚焦主业多元化,集中在实业领域,而且对外投资相对克制。收购海航控股的410亿元,也有迹可循。输血海航,也有主业利润反哺。

而海航集团更像是一只巨大的八爪鱼,债务盘根错节,异常复杂——海航一笔资金往来穿透七八层公司是常态,很多都是穿透十几层。

而且海航旗下公司股权也有大量个人代持,代持人有的是外国护照。一些代持甚至把股权质押了,人也不见了。这些资金早已销声匿迹,难以追回。

04

写在最后

熟读佛法的陈峰,重因果,讲轮回。如其最喜抄诵的《楞严经》所云:“假令经百劫,所作业不亡,因缘会遇时,果报还自受。”

一朝生与名俱灭,不废江河万古流。

海航破产,陈峰出局,上百亿的纸面财富一夜清零。等待他的甚至可能还有牢狱之灾。

如果说陈峰是2021年度最悲凉商人,方威则是在风光无限之下,走进人生中的另一场豪赌。

2022年,方大系两家主力公司一季度的利润也出现下滑。方威的下注并非全无风险,由于疫情反复和油价飙升的影响,海航复苏的路径也难言坦途。

两个堪称命运赢家的商人,上演了一幕幕常人所难以亲身体会的命运悲喜。人生的际遇和轨迹,远不如航班在航线中的按部就班,更像是孤舟的远洋,不可捉摸,难以预测。一帆风顺与一朝翻覆之间,只在一瞬。

?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,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。非商业目的使用,请遵循 CC BY-NC 4.0

评论

请登录 参与评论
扫码添加学委

想获取更多内容或线索?

扫码添加学委,帮你支招!

微信
微博
QQ
微信扫码分享
打开微信扫一扫

微信扫码参与话题讨论